半半

潮汕的粿品。
芋头馅紫薯馅马铃薯馅韭菜馅胡萝卜馅。
蒸过之后,表面的小水珠还在动,仿佛粿皮在呼吸。

大概看片少,看书也少
所以很懵懂地觉得它好
不是作为处女作的好
是像一则寓言的好
即使从头到尾的风格
都散发着某种气息,像一个男人的体味

最喜欢有二吧
一个是下鱼,简直比下吗哪还浪漫了
他说六千万没了,这是老天还他的
一个人可以这样气定神闲地
解释命运

一个是结尾
精神疗养中心里
病人们穿着条纹睡衣跳舞
而那群人在岛上的时候
也披着这样的条纹
甚至跳得更加投入和亢奋

也可能我看走了眼
但感觉就像是马上都要结束了
黄渤还彻底地把自己嘲讽了一把

呼伦贝尔,草原向森林。
踩到泥的少女,忙着把鞋蹭干净。

好像个拾荒少女。

把《邪不压正》看完后
脑子一热把《让子弹飞》又看了一遍
因为智商问题第二遍才看清故事始末

他的台词越来越喜欢打哑谜
这部的分寸却正正好
逻辑也是

每一场戏都可以回看两到三遍
总感觉他在玩
玩得很仔细,甚至是精致
更多的倒像是深情
以及在任何紧要关头都不会放弃的
深入骨髓的逗比和幽默

他不会给自己煽情的机会
在任何一不小心就容易煽情的地方

邪不压正的结尾,二人厮杀,上房揭瓦
"你上房干什么!"
"我找枪!"
"地上有五把你不拿!"
"我忘了!"

尽管就像有豆油说的:
”姜文的王朝”,永远不会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