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半

呼伦贝尔,草原向森林。
踩到泥的少女,忙着把鞋蹭干净。

好像个拾荒少女。

把《邪不压正》看完后
脑子一热把《让子弹飞》又看了一遍
因为智商问题第二遍才看清故事始末

他的台词越来越喜欢打哑谜
这部的分寸却正正好
逻辑也是

每一场戏都可以回看两到三遍
总感觉他在玩
玩得很仔细,甚至是精致
更多的倒像是深情
以及在任何紧要关头都不会放弃的
深入骨髓的逗比和幽默

他不会给自己煽情的机会
在任何一不小心就容易煽情的地方

邪不压正的结尾,二人厮杀,上房揭瓦
"你上房干什么!"
"我找枪!"
"地上有五把你不拿!"
"我忘了!"

尽管就像有豆油说的:
”姜文的王朝”,永远不会来临。

我在三明治。

《追逐珊瑚》
非常棒的纪录片
在上海国际电影节放映

全球变暖这个话题已经被说烂了
直到我们完全接受它
并认为它是理所当然的

那些珊瑚
那些由珊瑚虫 珊瑚礁 融合在一起的共生体
那些一呼一吸 一张一合 里
都透着的大自然的神奇
它们在白化  然后腐烂
然后死去
因为海水温度升高

而珊瑚腐烂的过程
——至少像我在片子里看到的那样
大概是对"灰飞烟灭"
最完美的诠释

印象深刻的是
新喀里多尼亚的珊瑚
在发光
——它们分泌了一种化学防晒霜
来保护自己不受高温的损害

这是它们在白化前
所做的最后的抵抗

然后便是走向死亡
那样惊艳

珊瑚研究团队
便是在追逐
想拍下这一白化过程

最初他们想不带任何感情地
进入这个项目
最后却发现
当把镜头在海底架起
当珊瑚就在眼前
完成由生到死的蜕变
——
原来"纪录"这一行为本身
就需要忍受这么多的东西

学校放的纪录片
期末 忙里偷闲地溜去看了一把

一个侏儒从内蒙古跑去西藏实现人生梦想的故事
               ——总觉得自己太直接了

作为正常人的我们
可能很难体会一个侏儒想跑去西藏时
身体上所受的限制

也可能很难体会
为什么老大不小的他
对西藏  对珠峰脚下
有那样的执念

自我实现自我超越?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么?
这些话好大  仿佛在描述传奇一样描述生活里的波涛汹涌

而三儿的生活
只是三儿的生活

这部纪录片
很近距离地展现底层残障人民的世界
在内蒙古的一个厂子里
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人们
他们也有自己的群体和圈子
会围着宿舍里的小桌子一起吃卤味凉菜
侃天侃地侃彼此
会被触动到——他们之间对彼此的挂念
——大三儿去西藏时刘三轮每天在网上追踪他的手机看他到哪儿了
——大三儿积蓄不多却还想着给厂子里的同僚带些纪念品

很多细节吧
回想起来的时候  心会被扯到

大概应该
李沧东并不是从《烧仓房》衍生出来的灵感
只是有一直想拍的题材   看了《烧仓房》瞬间觉得艾玛这故事我可以套一套

于是村上的奇妙世界变成了谋杀悬疑

大概应该
我不懂富人的世界
也不懂穷人的世界
也没有阶级对立的愤怒
所以想了一天脑子里只剩下男女主的荷尔蒙
那是关于村上的   性与肉体
想象与现实的模糊

大概应该
这部戛纳的《燃烧》
我是看懵了的

梅尔罗斯S01E04

那样真切而细腻地
表现一个人的堕落
被消极和憎恨捆绑的生命

一次次努力地爬出去
努力给儿子树立正面形象

一次次被打回原形
从大吼开始  从酗酒开始
然后顺其自然地跟Julia夏日风流
那是同类之间的抱团
精神与肉体的双重安慰
一句话:你懂我的堕落

可以感受到他的每一次颤抖
在放纵和隐忍之间分裂着
于是他需要抓住什么
除了毒品   就是烈酒  
或者是妖艳依旧的Julia
于是他暂时
冷静下来

无法放下的过去
那个曾经丢下过他的女人
快死了也要把房子留给外人
所有的一切——
原生家庭里的羁绊
以及不堪
就那样堆积着
像无法消化的食物残渣
在肠道里发酵
而他比便秘的人更加痛苦

自己都是一摊烂泥
却还要苦心成为父爱的榜样
维持家庭生活的平衡
以及体面
他拖家带口去纽约的有钱亲戚家
他从车上搬下行李  翻出孩子的泳衣
他偷喝了别人家的酒   还不忘再买一瓶回来补上
而这些   努力维持的"正常"
最后在南希姨妈的餐桌上
以一句fuck-off彻底崩盘

这是一个便秘男人有关堕落和自我拯救的故事
没有丝毫的矫情和做作
只是把一个人灵魂里的样子
扒出来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