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半

大概看片少,看书也少
所以很懵懂地觉得它好
不是作为处女作的好
是像一则寓言的好
即使从头到尾的风格
都散发着某种气息,像一个男人的体味

最喜欢有二吧
一个是下鱼,简直比下吗哪还浪漫了
他说六千万没了,这是老天还他的
一个人可以这样气定神闲地
解释命运

一个是结尾
精神疗养中心里
病人们穿着条纹睡衣跳舞
而那群人在岛上的时候
也披着这样的条纹
甚至跳得更加投入和亢奋

也可能我看走了眼
但感觉就像是马上都要结束了
黄渤还彻底地把自己嘲讽了一把

呼伦贝尔,草原向森林。
踩到泥的少女,忙着把鞋蹭干净。

好像个拾荒少女。

学校放的纪录片
期末 忙里偷闲地溜去看了一把

一个侏儒从内蒙古跑去西藏实现人生梦想的故事
               ——总觉得自己太直接了

作为正常人的我们
可能很难体会一个侏儒想跑去西藏时
身体上所受的限制

也可能很难体会
为什么老大不小的他
对西藏  对珠峰脚下
有那样的执念

自我实现自我超越?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么?
这些话好大  仿佛在描述传奇一样描述生活里的波涛汹涌

而三儿的生活
只是三儿的生活

这部纪录片
很近距离地展现底层残障人民的世界
在内蒙古的一个厂子里
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人们
他们也有自己的群体和圈子
会围着宿舍里的小桌子一起吃卤味凉菜
侃天侃地侃彼此
会被触动到——他们之间对彼此的挂念
——大三儿去西藏时刘三轮每天在网上追踪他的手机看他到哪儿了
——大三儿积蓄不多却还想着给厂子里的同僚带些纪念品

很多细节吧
回想起来的时候  心会被扯到

北京有胡同,上海不仅有弄堂,还有新村。
新村里有最"典型"的上海人。
站在人家窗前拍,走的时候理发店老板追到门口,看看我,又瞅瞅自家窗户。
有时觉得摄影是件尴尬的事情